您所在的位置: 新聞中心  >   媒體報道

媒體報道

國資報告:中國鐵物險死復生的教訓與啟示 ——獨家專訪中國鐵物總經理廖家生

發布日期: 2021-02-22 新聞來源: 《國資報告》雜志 2021-02-18

 ?。ㄓ浾?nbsp; 劉青山)這些年來,曾有著百年歷史的中國鐵物的命運,如同坐了過山車一樣回環曲折:從成長在鐵路系統溫暖懷抱中的好企業,到追逐規模而陷入融資性貿易陷阱的特困企業,再到賣地還債、苦練內功的脫困企業,再到2021年1月8日在深圳敲鐘上市,中國鐵物站在了全新發展起點上。

  在《國資報告》看來,中國鐵物扭虧脫困、起死回生的經驗值得關注、推廣,而其跌落神壇、陷入泥潭的慘痛教訓也有深刻的現實意義。

  《國資報告》:5年前,中國鐵物資不抵債、舉步維艱,5年來,企業各項經營指標逐年好轉,未發生一筆債務違約,還實現了上市的既定目標,樹立了國有企業成功化解債務危機的樣板。在您看來,中國鐵物之所以能夠成功走出困境,有哪些重要的經驗?

  廖家生:5年來,中國鐵物的扭虧脫困離不開黨中央國務院的英明領導,離不開國務院國資委的有力幫扶,離不開中國誠通的科學托管,離不開銀保監會、證監會和各位債權人的理解支持,離不開中國鐵物廣大干部職工的奮力自救。

  

  中國鐵物供應的鋼軌鋪設在青藏鐵路線上

  首先是堅持黨的領導,加強黨的建設。黨的政治建設是黨的根本性建設,決定黨的建設方向和效果。中國鐵物出事,是因為公司黨的領導弱化、虛化,所以我們在扭虧脫困工作中,不斷加強黨的政治建設,確保公司改革發展不偏航、不走樣。

  其次是把信用當做戰略來管理,看得像生命一樣重要。市場經濟是信用經濟,一旦信用喪失,要恢復信用必將付出加倍的成本。中國鐵物深信這一點,所以在危機應對與改革脫困過程中,努力維護公司信用。一方面確保債務不違約,全力籌措資金兌付敏感公募債券。另一方面,中國鐵物的債務重組,是在沒有發生違約情況下的主動債務重組,重組期間利息正常支付,重組完成后嚴格履行重組協議,甚至提前償還債務。所以,中國鐵物債務重組期間,在銀行沒有出現一筆不良貸款;重組后,中國鐵物在銀行的授信很快得到恢復。這是中國鐵物走出困境的重要基礎。

  再次是要保持戰略定力,牢牢守住主責主業。中國鐵物百年滄桑,尤其近十年來的曲折發展軌跡告誡我們,堅守主責主業企業就能行穩致遠,偏離主業、盲目做大則會風雨飄搖、折戟沉沙。危機發生后,中國鐵物全面“入軌”,在最困難的時候,仍然保持了鐵路相關業務的平穩增長,保障了國家鐵路系統的安全穩定運行,得到了國鐵集團的充分認可,為我們生存和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。我們深刻認識到,中國鐵物生存發展的根基在鐵路,必須穩固好這個根基,然后再謀求轉型發展。

  再其次要持續深化改革,這是我們擺脫危機的動力源泉。中國鐵物之所以能夠較快地扭虧脫困,得益于我們建立了以黨委會、管委會、董事會、管理層這樣一套層次分明、權責清晰、決策高效、制衡有效的治理體系,得益于我們不斷優化內部資源配置,引入市場化激勵約束機制,充分調動了企業全體干部職工的積極性,一批骨干員工不離不棄,為我們成功脫困打下了深厚的群眾基礎。

  最后是要強化管理,這是我們平穩運轉的基礎保障。5年來,我們風險管控的弦一直不敢松,并充分吸取教訓,不斷扎緊籬笆、堵塞漏洞,不斷挖潛增效。

  《國資報告》:在您看來,中國鐵物當初發展失控究竟是因為什么?

  廖家生:這幾年來,中國鐵物上上下下都進行了深刻反思,一再分析檢討出事的根源。在我看來,首先是戰略失誤、主業出軌;其次是管理混亂、牛欄關貓;再次是過度負債、超出財務能力;最后是黨建薄弱、監管不力。

  《國資報告》:過度追求規模,是中國鐵物出事的重要誘因之一。在您看來,企業應該如何看待規模與質量之間的關系?

  廖家生:規模是實力的外化指標之一。企業應該有一定的規模,因為銀行和客戶、員工都要看規模,營業收入規模是利潤規模的基礎。但是不能唯規模論。做強做優做大三者的關系,國資委郝鵬書記講得很深刻:“做強”“做優”“做大”是一個有機整體。做強是要體現經濟實力和競爭力;做優是要求持續創造優秀業績,實現高質量發展;做大是要成為經濟社會健康發展的穩定器、壓艙石。當前做強做優更為緊迫,也是進一步做大的基礎和前提。郝書記把規模和質量之間的關系說得很透徹了。

  《國資報告》:在中國鐵物脫困過程中,國務院國資委發揮了重要作用。在您看來,當企業出現風險事件時,作為出資人的履責邊界應該是什么?

  廖家生:作為出資人代表,國資委是按照《公司法》履責。企業遇到困難時,出資人不可能袖手旁觀,但不是代勞,更不宜直接操刀,應該按照市場化、法治化的原則,進行方向引領、指導協調、監督問責。所以企業千萬不能有依賴思想,要奮發圖強,要有擔當意識。

  

  莊嚴宣誓:全力保障中老鐵路物資供應 攝影:王保良

  中國鐵物出事后,國資委給予了一定的國有資本預算支持,用于企業生產經營。尤其是國資委指派中國誠通托管中國鐵物,是對我們強有力的支持。誠通的科學托管,增強了員工隊伍的信心,確保了公司穩定。馬正武同志經驗豐富、敢于擔當,為中國鐵物扭虧脫困出謀劃策、決策拍板;朱碧新同志在兼任中國鐵物董事長一職前后,為我們具體工作的推進發揮了重要作用。得益于此,中國鐵物成為用托管方式處置困難企業問題的成功案例。

  《國資報告》:當前,部分國有企業債務問題仍在發酵。在您看來,市場應該如何理性看待國企債務問題?

  廖家生:國有企業也是市場主體,發展就要負債。一般來說,不負債不一定是好企業,因為你沒有利用財務杠桿為股東創造更多價值?,F代金融之所以能夠發展,也是因為實體經濟有負債需求。

  過去國有企業負債率高,主要是沒有建立國有資本金預算制度和股權融資渠道,國有企業規模擴張主要靠負債融資。隨著國企改革的深入推進,資本市場和股權多元化融資渠道打開,以及國有資本金預算制度的建立,許多國有企業負債率都在下降。但債務融資仍是企業解決發展資金的主要手段,關鍵是不能超過財務承受能力過度負債,而且要防止期限錯配,即不能用短期負債投向長期資產。

  對于一些國有企業出現債務問題,債權人要理性對待。既要看企業是否還有核心競爭力,包括產品、服務、技術,還要看企業的管理團隊和管理水平。對于那些有核心競爭力有發展前景的企業,應該予以更多理解和支持。因為以中國農業銀行為代表的債權人對中國鐵物有信心,我們自己也有信心,中國鐵物債務重組和債轉股的過程中,相關債權人給了我們喘息之機,讓我們能夠起死回生,才有了互利共贏的結果,才有了中國鐵物嶄新的面貌。

關閉

真实国自产拍在线天天更新_最新系列国产专区|亚洲国产_熟女一区二区中文在线